江吟安

论在秋天是如何感冒的

一个秋日的梗   依旧保持段子形式的短篇

论在秋天是如何感冒的


在十一月份,也就是秋末的时候,组织内部出现了小规模请假,原因一致为感冒。在这样的集体请假连续了两次之后,上头决定有必要采取一点行动了;除了那些不当回事往外冲的,其余人都透着一条窗缝,待在办公室里裹紧大衣,一心一意准备不出门了。
马克和里面那些高层领导一点都不一样,他隔三差五往外跑一趟,大半个月来都还挺安稳;一般情况下来讲,越安稳就越是容易出差错,这天他接了通知,大致是要不动声色地出趟任务。这个不动声色到底怎么不动声色法,其实说来也简单,就是让他一个人单枪匹马跑一遭;马克心里苦,但是这通知上说明白了,就是没给他不去的机会。
他想了想,还是决定披上大衣忍一忍去了。


熬了大半个秋天的峰巴巴没躲过最后一波余温,在一个瑟瑟发抖的早晨结结实实地打了一个喷嚏。他被迫拿出一打过冬的厚毛衣,里外套了两层,结果套出了一头汗。
套完衣服,他看了看窗外落了一地的叶子,没忍住又打了两个喷嚏。


这个感冒来的不是时候,峰巴巴前两天应了一个不得不去的生意,就是跟黑社会的那种。这天他出门的时候把自己裹得很严实,冲着一笔外快,大义凛然地去了。
这个黑社会和说好的设定不太一样,见面都是在商场门口的咖啡店这样的地方,一点也不高冷。
不过峰巴巴觉得很放心,他走进去,忽然看见了一个很眼熟的朋友。
他不高兴了,这个一定都是套路。


马克一直不经意地盯着店门口看;饶是他心理能力再厉害,当看见戴着口罩裹了围巾的峰巴巴时,他的脸色还是一僵。
这就很尴尬了。
峰巴巴被盯了一会,觉得走也不是,不走也不是;最后迫于自己的原则问题,硬是在马克对面坐了下来。马克没有开口,直接从包里拿出两份文件推过去,峰巴巴自顾自的点了一杯咖啡,略略扫了两眼就把东西推回去了。
“拒签。”
马克的脸色这时候本来就不怎么好看,他捏着这几张纸:“拒签驳回。”
峰巴巴摘了口罩,准备讲讲道理,不知道是室内太热还是怎么的,他没忍住先打了两个喷嚏。
他手边的咖啡被带着一翻,大半多的文件被猝不及防淋了个遍。
马克放下文件,内心情绪很复杂。

秋天的感冒没有持续太久,很快就到冬天了。
然而在组织的小规模请假过去后,马克一个星期没来上过班。
据不知道哪方面的人说,马克在出任务的过程中不幸感冒了;一时间高层一阵唏嘘,看来他们躲在办公室里才是明确之举。
在峰巴巴感冒好后不久,他想起了那天就坐在他对面的马克,忽然间有点担心。
他吸了吸鼻子,觉得秋天的感冒大概是不能幸免的。

评论(1)

热度(1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