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吟安

关于发箍的胡说八道

大概是欢脱的短篇【躺

以下正文↓↓↓

马克对于发箍的执念是显而易见的。

于是有一天,峰巴巴就给马克送了个发箍。

蓝色的发箍一本正经地被装在小盒子里系上丝带,亲自送到马克手里。

马克端着小盒子想了一想,觉得这个事情有蹊跷;于是他盯着峰巴巴对视了一会,偏偏看不出什么不对劲。发箍是实实在在的发箍,这个东西也送得实在妥帖。

于是隔天早上,他就戴着这个发箍去上班了。

这一天组织正好要开会,作为高层的模范代表,马克不容推辞地坐在了正午阳光最猛烈的位置上。

他不动声色地咬了咬牙,认认真真开会。

会开到一半,旁边不知道那个不经意地瞥了他一眼,目光一顿,嘴角一抽,硬生生绷着一张脸别过头去。

后续整个会议室里十有八九都是一个反应。

马克表示一脸懵逼。

这个会开不下去了。

大家一致决定立即散会。

马克面上端了副高冷模样,内心有点复杂。隔壁办公室的一个小主管看见他的时候拿着着水杯的手有点抖,本来想假装喝口水掩饰一下;手一抖,水撒了一半。旁边的人有点憋不住,直接笑了出来。

那个撒了半杯水的好不容易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提醒他:

“你那个发箍……是粉红色的。”

马克表示他的内心在那一瞬间几乎是崩溃的。

高冷男神的形象有点端不住了,他对着镜子看了好几遍,原来一本正经地发箍被正午猛烈的阳光一照变成了少女心的粉红色,上面画了一只蝴蝶结,几乎可以少女心地冒泡泡。马克心里有一个想法站在了最显眼的地方:他要找峰巴巴好好地谈一谈了。

  这一天在组织以后的很多天里传的沸沸扬扬,且不用说马克在事后的心理阴影面积,讨论这件事的始作俑者就是一个很好的话题。不过真相往往只有少数人可以听墙角,最后的结果如何是在这件事平息下来以后都没办法知道了。

  至少有一点,马克从此以后拒绝谈论发箍,
 
大概也是因为这个,发箍背后的故事成为了一个难以回填的巨坑。

评论

热度(10)